三题《新华日报》报头“如不可用退回重写” 号

  三题《新华日报》报头,“如不可用,退回重写” 号角催征——解码《新华日报》老报纸里的百年初心㉗

  南京市江东中路369号,走进新华日报报史馆,序厅重要位置的油画《1964·三题〈新华日报〉》,总是引人驻足。油画场景中伏案题写的这份报头,《新华日报》一直沿用至今。

  《新华日报》1949年在南京恢复出版后,曾分别于1949年、1953年、1964年三次为《新华日报》题写报头。从这份特别的荣光中,我们可以读到《新华日报》烽火年代的伟大贡献和重要地位,更可以读到对《新华日报》回到南京开启社会主义建设新征程的殷殷期望。

  报头是一张报纸不可或缺的要素,是一张报纸的名字和标志。《新华日报》的老报头为1937年秋周恩来请元老、著名书法家于右任题写。

  “给我留一份今天的报纸作纪念!”1949年9月17日,《新华日报》用上第一次为她亲笔题写的报头,人们奔走相告。

  “当时,解放全中国的战斗仍在进行,新中国即将诞生,在百忙之中主动抽出时间为《新华日报》题写报头,令报社同志感到意外的惊喜。”今年97岁高龄的新华日报老报人武乾告诉记者,许多读者将当日报纸小心收藏起来,一时间近乎洛阳纸贵。1949年4月,武乾随地下党南京市委机关报《解放新闻》编辑部全体人员一起参与《新华日报》创刊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多次来江苏视察,每次都要看《新华日报》,看到重要的地方,还会用红笔划上杠杠。

  1953年2月22日,乘轮船,经过四天三夜的长江航行到达南京视察。次日看了《新华日报》,不顾旅途劳顿,即刻研墨动笔,在一张印有“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”字样的信笺上重新题写“新华日报”四个字,并在信笺空白处对时任中共江苏省委柯庆施写道:“提议新华日报换一个报头,原报头写得太垮。”2月25日,第二次为《新华日报》题写的报头就与读者见面了。

  “毛主席主动重写报头,真是意外之喜,何况这已是第三次题写报头,在全国党报中绝无仅有,充分说明毛主席对《新华日报》的拳拳关爱之心。”武乾提起往事,眼里有光,心潮澎湃。

  1964年7月29日,毛主席在宣纸上把“新华日报”四个字写了一遍又一遍,最后亲自选定四个字,在每个字的右上角圈了双圈,并附信给时任中共江苏省委江渭清。信中写道:“新华日报报头写得不好,宜换过。现重写。如可用,则在今年国庆节改换为宜。如不可用,请你退回重写。”

  “这封承载毛主席对《新华日报》关怀和厚爱的珍贵信函从北京传到南京,由省委传到报社,最后由当时《新华日报》美术编辑吴樾人为新报头制版。”武乾回忆道,信件送到报社,同志们大喜过望,争相观看。

  “当时没有复印机,报社第一时间让我翻拍毛主席题写的报头和信件,用相机留下珍贵史料。”原新华日报社摄影组组长陈哲告诉记者。《新华日报》80岁生日时,陈哲把相机捐给了报史馆。

  根据信中指示,新报头于新中国成立15周年当天正式启用。同日,《新华日报》在报眼处加框刊登《致读者》:“我们一定要用实际行动回答毛主席的关怀和期望。我们要更高地举起思想的伟大红旗,把《新华日报》进一步办好。”

  “三题《新华日报》报头,说明这份报纸在心目中有着很高的地位。”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紫金传媒智库高级研究员、首席专家丁柏铨说。

  给予《新华日报》极高的评价。1945年8月28日,在重庆谈判期间曾说:我们不仅有一支八路军、新四军,还有一支“新华方面军”。这支“方面军”正是指《新华日报》。

  《新华日报》在国统区的报道工作令颇为满意,他说:“《新华日报》有那样多的读者,足见人心所向;蒋介石如果发动内战,我们充满胜利信心。”

  《新华日报》亦未辜负的期许,国统区的许多人将《新华日报》誉为“灯塔”“北斗”,他们在《新华日报》的指引下走上革命道路。

  对于中国,《新华日报》是战斗在国统区的明灯;对于,《新华日报》是如噩梦一般的存在。在重庆,蒋介石案头上每日第一份必放上的报纸就是《新华日报》,新华日报社同仁取笑说:“蒋介石可算是《新华日报》最‘忠实’的读者了!”蒋介石后来在回忆中说,允许《新华日报》出版是一大错误。由此看出《新华日报》的高度战斗性以及群众影响力。

  “《新华日报》从筹办到创刊,再到成长为一支令胆寒的‘方面军’,少不了两位领导者。”丁柏铨介绍,一位是决策筹划创刊、领导指挥办报的,一位是亲手创办并直接参与办报的周恩来。

  “同志曾经多次给《新华日报》的指示以及支持鼓励,都有力地鼓舞着新华日报的同志们奋发向前。”在《同志与〈新华日报〉》一文中,《新华日报》于南京出版后的第一任社长石西民回忆了对《新华日报》源远流长的关怀。

  1938年11月,“决定中国之命运”的六届六中全会根据的报告作出的决议指出:“更加改进《新华日报》《解放》《群众》等的内容”。石西民说:“这对《新华日报》和《群众》杂志工作的同志是一个巨大的鞭策,感到这是党中央同志给予的最大关怀。”

  《新华日报》一直在成长进步。1942年延安整风运动可以说是《新华日报》《解放日报》发生重大变化、日渐走向成熟的分水岭。为《新华日报》《解放日报》的改版注入了灵魂,那就是增强党性和人民性,具体体现在最广泛地与群众血肉关联上。

  丁柏铨介绍,除了对《新华日报》的持久关怀,“三题报头”这份荣光还有更深层次的根源可溯,那就是在新闻理论和实践方面的重要建树。

  极其重视新闻工作,曾形象地指出“是要左手拿宣传单,右手拿枪弹,才可以打倒敌人的”“一支笔可以当得过三千支毛瑟枪”。写稿至尽兴时,还风趣地称自己为“新华社最好的记者”。此后,是“首席记者”“最好的记者”“级别最高的记者”等称谓在新闻界流传。

  实际上,确实是当之无愧的“首席记者”。仅《新华日报》在1937年创刊后九年多的时间中,就发过的文章达三十多篇,如果连电文、题词等算在一起,就有七八十篇之多。抗战时期,是思想大发展的时期,《新华日报》是重要的记录者和见证者。

  的新闻思想指导着党的宣传工作。“1948年《对晋绥日报编辑人员的谈话》一文将党的新闻舆论思想建设推向高峰。”丁柏铨说,文章中提出的“全党办报,群众办报”的著名主张指导了党报开门办报。受新闻思想影响,《新华日报》广泛采纳工农兵通讯员来稿,让报纸有了鲜活的生命力。此外提出的“消息刊登的次序”“种牛痘”与“新闻贴近性”“接种免疫论”等著名传播学理论不谋而合。

  如果说《新华日报》的故事人物篇离不开、周恩来两位伟大领袖,那么地点篇必然少不了南京。《新华日报》与南京有着不解之缘,她孕育于南京,凯旋于南京。作为中国第一份全国性政治机关报,《新华日报》从一个侧面见证着党的成长壮大。

  孕育《新华日报》时,南京还是的政治中心,报纸筹备过程处处碰壁。“报纸是于一九三七年十月在南京筹备的。当时反动派估计我们两手空空,而一切又都在它的严格控制之下,要出版一种日报是不可能的,因而口头允许,实际阻挠。不料不到一个月,我们就已机器、纸张,一应俱全;试版送审,使它大吃一惊。只好露出狰狞面目,横蛮地不准出版。”新华日报第一任社长、享有“中共第一报人”美誉的潘梓年回忆,报纸在南京筹办时受到的重重阻拦,加上日军逼近,南京眼看要失守,11月下旬报馆的筹备工作只好撤退到武汉继续进行。

  无论办报地点如何转移,《新华日报》初心未变。“在抗击日寇侵略的前线或者大后方,都极好地发挥了战斗舆论媒体的重要作用。”新华日报报史研究所所长赵剑波说。抗战烽火中,《新华日报》不辱使命,最终顺利完成创刊号中承诺的使命担当: “在争取民族生存独立的伟大的战斗中作一个鼓励前进的号角”。

  1945年日本投降后,国民政府还都南京。周恩来根据中共中央指示,计划出版《新华日报·南京版(晚刊)》,但因国共和谈破裂,发动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,这次去南京出版的计划依旧未能如愿。

  解放战争中,节节败退,1949年4月23日,南京解放。中共中央24日致电华东局,指示:“上海党报决定命名为解放日报,南京党报决定命名为新华日报。毛主席已允写报头,即可带来,在带到前可暂沿用旧报头。”从此,两张具有光荣历史的党报肩负新使命,踏上新征程。

  “这一次再也没有的阻拦和日寇的袭击,时隔12年,在南京出版《新华日报》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,可以说这是中共中央和、周恩来的夙愿。”赵剑波说,回到南京出版的安排别有深意,无疑,希望《新华日报》可以带着荣光回到原点,继往开来再出发。

  南京解放以后的第八天,1949年4月30日,一张以社论《庆祝南京解放》为发刊词的南京《新华日报》出现在读者手中。“捷报传来,横渡长江、所向无敌的人民解放军,已经解放了二十二年来的反革命中心南京,并在三天的作战中,解放了长江沿岸东起无锡西至安庆的许多名城重镇。人民解放军正在长驱南下,扫荡残敌。”《新华日报》带着解放战争节节胜利、势如破竹的好消息,重新回到南京出版。

  还是那个样式,对开四版,版式竖排,报头居中,但《新华日报》已经换成了新身份。

  “这一次与前一次不同,他是代表人民战争胜利者来创办全国性并具有世界性的《新华日报》。”当时在中共南京地下市委工作并参与创办《新华日报》的李廉,在回忆1949年石西民来南京办《新华日报》的情况时这样写道。

  1952年,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决定,南京市、苏北行政区、苏南行政区合并成立江苏省。三地的党委机关报《新华日报》《苏北日报》《苏南日报》在南京合并,从11月1日起出版中共江苏省委机关报,报名仍为《新华日报》。自此,《新华日报》开启地方党委机关报又一段新征程。

  至2021年,《新华日报》创刊已83年,在南京恢复出版72年,以江苏省委机关报的身份出版69年。

  新华日报社党委书记、社长,新华报业传媒集团董事长双传学在新华日报报史馆 唐磊、白利振、高波/摄

  “八十三载风雨兼程,从铅与火、光与电,到数与网,号角催征,我们要做始终与党风雨同舟的‘百年大报’,做始终与人民砥砺同心的‘百年大报’,做始终与江苏同频共振的‘百年大报’。”接过《新华日报》这支承载厚重历史的“接力棒”,站在建党百年的历史节点上,新华日报社党委书记、社长,新华报业传媒集团董事长双传学信心满满。

上一篇:2021-08-15 新闻和报纸摘要简讯
下一篇:2021年中国报业深度融合发展创新案例开始申报

 

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
热点资讯 Hot spot
上千份老报纸重现抗战时期昆明“文化重镇”风
服务热线

http://www.bottlesurf.com

万搏app,万搏体育,万搏体育app,万搏体育平台

网站地图